2015-05-27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推特新風潮「#我也睡著了」,背後的意義可能比你想的還要嚴重】

醫勞小組在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的第三篇專欄刊出囉 grin 表情符號

文:林毅
據秘魯《商業報》5月21日報導,墨西哥近來一張被不知情的病患捕捉到的「醫生趴睡照」引來墨西哥網路鄉民對醫護人員上班偷懶的質疑與批判,結果有眾多過勞的醫護人員站出來吐露心聲,仿效起先由冰島發起的「Free The Nipple」的運動模式,紛紛把自己在醫院睡著的照片加上hashtag "YoTambiénMeDormí"(西班牙文「我也睡著了」)貼上twitter
Photo Credit: Twitter
Photo Credit: Twitter
這股風潮蔓延南美洲醫界,呼籲網友能夠理解醫生也是人,也會勞累,希望網友們不要因為一張照片就對醫生這一職業口誅筆伐。根據網路資料,墨西哥的住院醫師每週工時長達90小時,每次值班時間亦可達到32小時以上的連續工時。
然而台灣的情況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根據財團法人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於2014年的調查顯示,醫院中都存在著醫師工作時數超過88小時的情形,更有甚者,某醫學中心的整形外科更出現每週工作150小時的超人醫生,實在讓人很難想像,一週7天的總時數才168小時,其中休息的時間竟然只佔18小時,工時之長,令人匪夷所思!
而根據醫勞小組對於內外婦兒四大科的調查,實習醫學生平均單週工時是89小時;至於住院醫師部分平均每週工時是104小時。此外調查中發現,有極高比率的實習醫學生及住院醫師,最長連續工作時間超過34小時,等於是在24小時的白班加上夜間值班後,在精神委靡的情況下,又連續工作了十個小時以上。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醫師爭取勞動權益,究竟會不會侵害病人福祉?在這邊告訴大家美國最早針對住院醫師工時的規範-「Libby Zion Law」的故事:在1984年以前,美國醫師的勞動狀況與現在的台灣非常類似,醫師工時過高、連續工時過長的過勞狀態是家常便飯,也完全無法可管。
1984年5月Libby Zion因為醫師過勞而死於醫療疏失後,改善醫師的過勞狀態開始逐漸受到病人安全團體的重視與推廣;此後,紐約州首度立法以「Libby Zion Law」規定住院醫師每周工時不超過80小時、連續工時不超過24小時且必須接受更多監督指導。全國性立法的部分,則在2003年,由美國畢業後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ACGME)完成對全國住院醫師的工時規範。
反觀台灣,住院醫師每週工作時數可高達100小時,連續工作讓人擔憂醫療品質,醫護人員過勞、人力不足對職場安全與醫療品質的危害,也早有諸多研究予以證實。例如West等人(2009)告訴我們疲勞和睡眠不足會造成醫療疏失機率上升[1]。
Arnedt等人(2005)也指出醫師過勞行醫形同酒駕[2];Horwitz and McCall(2004)的研究則表明:夜間值班的醫院員工遭受職災的機會是白天工作者的1.5倍[3]。當勞動狀況與醫療品質相互關連,改善勞動狀況或許更是保障病人權益的方式。
[1]West CP, et al. (2009) Association of Resident Fatigue and Distress with Perceived Medical Errors. JAMA 302(12):1294-300. 
[2]Arnedt TJ, et al. (2005). Neurobehavivoral Performance of Residents After Heavy Night Call vs After Alcohol Ingestion. JAMA 294 (9):1025-1033 
[3]Horwitz IB, McCall BP (2004) The Impact of Shift Work on the Risk and Severity of Injuries for Hospital Employees: An Analysis Using Orgeon Workers’ Compensation Data. Occup Med (Lond.) 54(8):556-63

Photo Credit: Twitter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