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亮甫(台灣大學醫學系,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報載國泰醫院院長李發焜醫師、和信醫院副院長謝炎堯醫師,以醫界大老的身分表示住院醫師不應該太在意工時,不合理的訓練是磨練,對未來的醫術養成都有幫助等等,甚至說出「怕累怕苦就別來當醫生」等語。筆者並不明白是多麼不食人間煙火的心智狀態令大老們做出如此石破天驚的表態,但這般冷眼看基層受苦受難的大放厥詞,還是令後進難以苟同。
 
住院醫師工時過長可能造成的危害不勝枚舉,早已有太多研究文獻進行討論,一個簡單的類比是將值班過後的醫師精神狀態與醉酒駕駛相比,發現太久沒睡的醫師清醒程度簡直如同酒駕,而病人絲毫不知道眼前的值班醫師處於什麼樣的疲憊狀態。而今李、謝兩位大老舊調重彈,恐嚇年輕醫師「沒學好以後把病人害死怎麼辦」,然後拿「都賺十萬了不要抱怨,不爽不要做」這樣的醫德大旗強壓抱怨的年輕後進,不僅一點都沒有展現想要對話討論的誠意,更是對醫院底層賣命的醫護人員一種羞辱。
 
醫界最喜歡以實證數據來對於現象進行推論,但反觀先前討論住院醫師是否應縮減工時的議題時,外科相關科別大老總提出「如果工時限縮,則為了避免訓練不足,則必須延長訓練年限」這種不知根據為何的說法。反觀國外不僅早已頒布許多工時標準,甚且連年檢討更替規範內容,不時都要對工時限縮的照護品質、訓練成效等結果進行評估。去年底頗負盛名的醫學期刊JAMA(美國醫學會雜誌)才剛登載一篇對於新制工時規範(當然比台灣的規定更嚴格)的討論,結果發現在訓練成效、病人預後等項目都未見負面影響。
 
倒也不是要把研究文獻砸到大老臉上叫他們看清楚再來談,而是既然前人能夠為了提升醫療品質而能勇敢推動改革、研究評估後果,國內的實證研究卻尚屈指可數,討論風頭帶起還要被大老不屑一顧的威勢壓在地上,不值得期待的政府官員繼續配合醫界有權者擺爛,造就了當今血汗醫療的盛況。請問我們敬愛的名醫大老,為什麼不談醫師如果因為疲憊造成醫療疏失,曾經要求住院醫師「不要抱怨,吃苦當磨練」的管理階層負起多少責任?還是繼續拿一根香蕉要求猴子發揮十倍的功能,然後冷眼旁觀醫病之間的對立越來越擴大?
 
根據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先前的調查顯示,住院醫師單週工時超過100、實習醫學生單週工時超過90小時者宛如家常便飯,受試者也都認為這樣的工作型態嚴重影響學習效果及病人安全。但就算實證資料提出,相關單位及醫學教育主持者也可以繼續視如敝屣,迴避將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保障,也拒絕以法令保障實習醫學生的勞動權益,令我們倍感挫折,感覺有點類似今早讀到這篇文章那種憤恨。
 
今日的醫療環境已經和過往的情況不可同日而語,除了醫病關係緊張,保險、給付業務也無端替醫事人員增加更多工作及心理負荷,在工作密度截然不同的情況下,大老竟侈言「不要太在意工時」,乍看之下是漾滿醫德光芒的名醫諄諄教誨,實際上卻是替醫院管理階層和國家規避責任。醫師因訓練密度大、工時長、醫糾多、給付低,避五大科唯恐不及或甚至遠走他鄉者所在多有,當我們認真的希望討論如何更好的照顧我們的病人時,請醫界大老從善如流,別再妄言扼殺了一點點的改革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