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在 醫 你 的 時 候 睡 著 了】
醫勞小組徵圖活動開跑 (≧∇≦)/
‪#‎我在醫你的時候睡著了‬ ‪#‎YoTambiénMeDormí‬
最近在twitter上最夯的就是這個啦 glasses 表情符號
墨西哥一名醫師趴在護理站的桌上補眠,照片被不知情的病患捕捉後上網批判,遂有眾多過勞的醫護人員站出來吐露心聲,紛紛把自己在醫院睡著的照片加上hashtag "YoTambiénMeDormí"(西班牙文「我也睡著了」)貼上twitter(註一),風潮蔓延南美洲醫界。
根據網路資料(註二),墨西哥的住院醫師每週工時長達90小時,每次值班時間亦可達到32小時以上的連續工時。
其實台灣的情況也不遑多讓,醫勞小組之前對於內外婦兒四大科的調查顯示:實習醫學生平均每週工時是89小時,而住院醫師平均每週工時是104小時,並且有極高比率的實習醫學生和住院醫師最長連續工作時間超過34小時。
如同許多知名醫學期刊論文指出的,長工時和值班工作對醫師的健康和工作表現都有負面影響,也間接不利於病患。
例如West等人(2009)告訴我們疲勞和睡眠不足會造成醫療疏失機率上升;Arnedt等人(2005)也指出醫師過勞行醫形同酒駕;Horwitz and McCall (2004)的研究則表明:夜間值班的醫院員工遭受職災的機會是白天工作者的1.5倍。
醫勞小組在此響應墨西哥、南美洲和世界各地醫師勞工的行動!
我們徵求各位將自己或同事過勞睡著的照片貼到自己的牆上和醫勞小組粉絲頁上,並附上以下的hashtag:
#我在醫你的時候睡著了
#YoTambiénMeDormí
請和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一起大聲說:全世界的醫師勞工,團結起來
投稿經醫勞小組粉專轉貼,就可以獲得精美悠遊卡貼一張哦
photo credit to :林亮瑜、李宣漢
---
註一:https://twitter.com/hashtag/yotambienmedormi?src=hash
註二:http://www.kevinmd.com/…/…/life-medical-resident-mexico.html
註三:West CP, et al. (2009) Association of Resident Fatigue and Distress with Perceived Medical Errors. JAMA 302(12):1294-300.
Arnedt TJ, et al. (2005). Neurobehavivoral Performance of Residents After Heavy Night Call vs After Alcohol Ingestion. JAMA 294 (9):1025-1033
Horwitz IB, McCall BP (2004) The Impact of Shift Work on the Risk and Severity of Injuries for Hospital Employees: An Analysis Using Orgeon Workers’ Compensation Data. Occup Med (Lond.) 54(8):55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