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2

【公告】兩岸三地 醫療問題大比拚 from Initium Media 端傳媒

https://theinitium.com/project/20160622-medical-issues/#
相關專頁|Initium Media 端傳媒


【兩岸三地 醫療問題大比拚】


🏥
 中國醫師 ─從業十年,我為什麼放下手術刀?
在中國做醫生,不僅要精進醫術,還要應對各種行政命令。因為公立醫院作為「事業單位」,是由政府利用國有資產設立的社會服務組織,醫生亦是國家體制內的成員,必須接受政府的管理。

在中國大陸深化醫療改革的進程中,為減輕管理上的壓力,政府不再擴大公立醫院的規模,於是醫院開始強調「週轉率」——在有限的時間和空間內,盡可能收治最多的病人。這樣不僅可以提高醫院的收入,還可以在數字上證明管理效率的提高。
醫術本應是「精益求精」,現在卻是「多多益善」,初做醫生的新奇與熱情,很快便被這些從天而降的行政指令消磨掉。
在中國,不少醫生都會通過走穴、藥品和器材回扣等方法來獲得「灰色收入」,增加個人收益。有一些「灰色收入」游走在法律的邊緣,例如收受大額藥品回扣,嚴格意義上來講已經觸犯了法律,但依舊在當今的中國醫院中屢見不鮮。

🏥
 香港醫師 ─為什麼我不能多看病人一眼?

相對低廉的明碼實價,讓香港公立醫療大受歡迎,不過也帶來了輪候時間長的問題。例如病情穩定的內科新症,在九龍中醫院聯網,要排隊等候100個星期,即差不多兩年才能見到醫生。
在超長時間的輪候中,靠特權插隊的醜聞也偶爾爆發。香港建制派政黨「民建聯」的立法會議員譚耀宗,6月2日就被爆出涉嫌以特權插隊,在九龍中龍頭醫院伊利沙伯醫院,接受切除耳部瘜肉的非緊急手術,醫管局正調查事件。病人看醫生難,醫生想好好看病人更難。

🏥
 台灣醫師 ─我在血汗醫院打工
值夜班,是住院醫師的重要職責。這家醫學中心採用「四天一輪」的夜班制,陳秉暉說:「值班時間累不累?就要看運氣好不好」。因為通常整科別只有一個醫師值班,若一晚有兩個以上病人出狀況,無論是血壓、呼吸等生命徵象不穩需監控,甚或亟需急救,再加上隔日繼續早班,「連續32小時不闔眼也是可能的」。

「師徒制」這種號稱「吃苦當磨練」的主張,忽略了醫護工時過長、過勞下,對病人治療可能帶來更嚴重的威脅;更何況,今天的醫療環境與過往大不同,無論是對醫療照護技術及品質的要求,保險及給付業務所增加的勞力,都比以前高得多,醫病關係不同了,醫生的勞心負荷也更重。

台灣基層護理人員數量不足,也是住院醫師承受血汗勞動處境的原因之一。
「資深護理師留不住,許多新手、資淺護理師無法獨立完成簡單醫療處置,什麼都得找住院醫師」,「尤其值班時什麼大小事都要被call(打電話)」。反之,如果護理人力充足、訓練足夠,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找醫師,尤其是夜間值班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