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納入勞基法的議題被衛福部延宕數年,拖拖拉拉直至新總統就任後,才吐處一個兌現期限可能比部長任期還長的承諾,在上週的公聽會,衛福部所提出的配套措施,甚至被立委斥責「行政部門報告比學生作業還糟糕」。孰料昨日報載,醫事司竟又表示明年起公費醫學生名額倍增為兩百人,頃刻間民怨四起,萬般不能理解衛福部如此不識時務的顢頇!
去年提出的公費醫學生政策,原本預計為期五年,每年招收100名醫學生,畢業訓練完以後分發至偏鄉離島服務六年,期間若有違反契約則處以1500萬元罰鍰。這個制度被斥為「奴工條款」不是沒有原因,除了不合比例的巨額賠款以外,現行制度更允許官方片面變更契約內容,同時賦予醫療院所極大權力,已有許多例子證明,公費醫師在勞動待遇上毫無議價能力,更有許多是在履行時程以後便心灰求去。
今年是上述公費醫學生招生的第一年,先不論屆時招生狀況是否符合期待,五年500「義士」能否完成其訓練、成功融入偏鄉醫療需求都還是未知數,此時倉促倍增名額,對於醫療教育的衝擊勢成災難,也給了官方繼續漠視偏鄉醫療資源匱乏的理由。
再者,把「偏鄉醫療人力需要公費生挹注」和「醫師納入勞基法」扯上關係,儼然是睜眼說瞎話的吃豆腐。按照衛福部規劃時程,要在109年前將醫師納入勞基法,可笑的是,目前的所招收的公費生最快要在10年後才能成為偏鄉醫療人力,衛福部找張飛打岳飛,想增加低廉人力又無法自圓其說。
衛福部長日前誠心誠意在媒體上以及立委面前,承諾將納入勞基法視為必要目標,同時召開工作小組分別討論「醫事人力」、「醫療政策」和「法規配套」三項主題,而如今第一場會議都還沒召開,醫事司就立即向外宣布「擴增公費醫學生名額」這樣冒進的政策,不禁讓人質疑,召集民間團體開會的意義何在?工作小組是否淪為衛福部既定政策的橡皮圖章?
原先對於新政府新官員,民間尚有一絲新氣象的期待,但如今繼續見識到行政官僚的暗渡陳倉,視民間聲浪為無物的作為,只令人心寒「死豬不怕滾水燙」,也徹底為過去許多先進的努力感到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