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昨天參加我們活動的各位朋友,讓我們的討論更加熱烈精采,時間不夠沒辦法讓更多朋友分享和提問,先跟大家說聲不好意思!
昨天的活動裡,三位與談人大致從自己的工作經驗出發,提出對於先前衛福部可能要修改精神衛生法「放寬強制就醫標準」的疑慮。
令我們興奮的是,有更多實務工作者提出自己不一樣的看法,有現職員警認為自己執勤的角色難為、動輒得咎,消防員表示很多經驗裡觀察到民眾的不包容才是問題主因,有位自殺防治工作的心理師,則提出擔心自己病人無法適時接受醫療介入協助、避免遺憾的焦慮。
另外現場也有精神個案及復健機構的朋友,分享自己經驗,大聲說出對於目前醫療警政工作的看法。我們樂見不同的聲音在場中交流,雖然末尾好像很難達成什麼共識,但或許這樣不同領域和身分對調的思考,真有助於我們讓病友面臨的環境更加友善?
而最重要也最困難的,毋寧是我們怎麼在現有條件下,真正的去包容和理解,這些行為舉止不符社會期待的人。最後好像在一些遺憾當中結束了對談,不過我們相信這只是我們一起找答案的第一步。
再次感謝大家的參與,歡迎大家留言或直接在活動頁面上分享其他昨天沒說出的想法,對於活動的型式規劃有任何意見,也請以各種方式讓我們知道。
我們下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