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30

【文章】「假陽性」的濫權現象 (胡元瑞) (@蘋果日報)

http://goo.gl/i9NuoL

作者:胡元瑞(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在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過後,搭捷運的時候可以發現面色凝重的人變多了,擔心週遭的人會是下一顆爆炸的不定時炸彈,形成一種廣泛的不安全感。為了解決這股心理壓力,人們第一個想到的是企盼公權力的介入,像是藉由國家機器在制度上的運作,極端者有如蔡正元立法委員提案增訂刑法271-1條,以嚴刑峻法嚇阻犯罪,而最快速直接的方式就是讓警察執法範疇擴張來保護民眾,馬上就會有600名北市刑警投入「捷運維安」「護民」的專案勤務之中,在這一連串交出自由換取穩定秩序的過程中,我們得到什麼,又失去什麼?

一門專業,例如在捷運站日漸增加的警察,抑或是醫師,都至少具有以下兩種特性:發言權,以及掌握特別的技術或工具。警察被賦予定義誰有罪、誰清白的權力,並且利用槍枝、武器的使用和壓制犯人的能力逮捕有罪的人交由司法審判;醫師被賦予定義誰生病、誰健康的權力,並且使用醫療器材、藥物和醫療知識來醫治生病的人,專業知識運用得宜的確可以解決生活中的許多問題。

但另一方面,當專業過度擴權的時候就會產生問題。醫療和公權力一樣都可以做為社會控制的工具,如果試圖把所有的社會秩序問題都交由警察處理,所有的健康問題都交由醫療處理,那麼警察的專業訓練是找出罪犯,醫師的專業訓練是找出病患,這之中有沒有可能出現「假陽性」的濫權現象?

323行政院事件以及411中正一分局強制驅離公投盟的事件殷鑑不遠,我們可以見到,在國家機器的默許下,即便不具立即危險性只是想要聲張自己權利的一般民眾,未來都有可能不需任何理由就受到國家暴力的威脅。

然後在行政院事件結束後,許多警察到台大醫院或台北榮總補驗傷,試圖營造警察受傷比較多的假象來換取民眾同情,其實這樣操控誰有病誰沒病的狀況,早已隱身在逐漸商業化的醫療產業之中,為了獲取更多的利潤,醫院與藥商、醫材廠商形成的龐大複合體發展出許多的自費項目,這些看似新穎、高科技的治療方法很多時候並沒有更多的實質成效,卻滿足了醫療進一步侵門踏戶到健康者的生活之中的構想,最典型的例子當屬「不救命,卻救醜」的醫美產業。置大家於不必要的風險之中,絕非醫學專業一開始的初衷。

而政府高層和醫院管理者達到了他們控制社會、壟斷權力的目的同時,對於執行這些業務的基層警察和醫師來說會是一場災難,過多的工作內容帶來過多的工作時間和壓力,每過一段時間就可以見到警察或醫師暴斃的新聞,在目前兩者都沒有勞基法和與資方相抗衡的工會團體保障的情況下,警察在學運期間可以被要求值勤連續31小時而倒下,醫師可以被要求一週工作150小時而沒有足夠的休息,你能夠相信在這樣極端的工作環境下,他們能夠維持專業判斷的能力,來捍衛你的安全和健康嗎?

要從根本的解決社會問題,我們不能期盼用抓到更多犯人或處死他們來解決;要更有效率的解決健康問題,也無法藉由找出每一種疾病更有效的治療方式來處理。犯罪意喻著已經付出了社會成本,許多疾病的預後也仍然不好。如何用社會資源再分配的角度,如社會福利的普及和公衛環境或社會醫學政策的推展,來剷除犯罪或疾病的溫床,將會是可以思考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