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亮甫、李珮瑜(醫勞小組)、楊適瑋(消防員權益促進會理事長)

2014年1月,高工局宣布國道全面改成eTag電子收費系統,上千名收費員面臨中年失業,時隔十一個多月,收費員安置與資遣費問題還是沒有得到完善的回應。體制內外管道用盡,國道收費員自救會迫於無奈,不惜以身體作為武器,於6/13和10/25佔領國道,並且在11月20日起進行絕食抗爭,迄今已逾120小時。

本次收費員自救會的無限期絕食活動當中,醫勞小組的醫師、實習醫學生與消防員權益促進會的緊急救護技術員,一同投入支援現場醫療工作,不定期監測評估絕食者的生命徵象,給予絕食者建議並且建立緊急處置的機制。《關於絕食抗爭者的馬爾他宣言》提及參與醫護人員應尊重絕食者的自主性,秉持行善與不傷害原則,維持己身專業之外也盡力建立雙方互信。我們的投入無非是希望在絕食過程中或之後,抗爭者能夠盡可能免除過度劇烈的不適,以健全的形體與抗爭對象持續拚搏。

隨著年底九合一選舉的逼近,每個候選人緊鑼密鼓地參與地方掃街拜票的活動,持續對媒體和造勢場合開出支票,彷彿許諾美好繁華的前景。而現在的執政黨更是傾所有的資源輔選五都市長。人民的聲音只有在選舉期間有意義,而被解雇收費員宛如人人嫌棄的可拋式耗損品,候選人即便經過依然避之唯恐不及。

面對政府這種「只顧選舉,不顧勞工」的作為,國道收費員於11/20國民黨黨部前,宣布進行無限期的絕食。執政黨上任以來,GDP節節上升,但高失業率、低薪資、高貧富差距卻從來不是關注的焦點,勞工為經濟成長奉獻畢生,到頭來竟成為自由市場底下的犧牲者。收費員在這樣的脈絡底下抗爭近一年,選舉前以絕食作為抗爭的手段,是希望現在的執政黨候選人能珍惜每個為台灣經濟、台灣發展貢獻血汗青春的勞工。

在許多層面上,醫護人員、消防員與收費員其實共享著類似的處境。首先,同屬公共服務提供者的我們,都面臨到政府不斷外包業務、節省成本之下日益惡化的處境,人力不足、休假不易、工時超長是三者雷同的勞動境況,醫療服務提供一大部分掌握在私人機構手裡,而消防員更面臨裝備老舊不堪使用的處境。再者,低薪、勞動條件下滑的社會氛圍是近年來勢不可擋的趨勢,勞工失去了選擇的餘地,因為政商共謀,聯手將新進勞動力推向深淵。今天不只是聲援,我們也在為了自己的勞動處境,以及親友、子女的待遇拼命爭取。

繼2013年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於勞動部前絕食抗爭,這是第二次醫護人員與消防員投入絕食行動醫護組工作。我們感慨這個社會讓工人只能夠以身體作為工具,藉由傷害自己的方式博得社會的關注與政府的正視;我們多麼期盼這樣的情狀能夠不再重演,過往我們盡力治癒身體的疾病,而今面對社會的毒害,執政者斷不應只是不斷投入安慰劑地掩耳盜鈴,盡速解決爭議才能夠讓創傷痊癒,這是一群醫護、醫學生與消防員對於這個病入膏肓政府最沉痛的呼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