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親身參與臨床工作的醫院管理者,會知道醫療從業人員過勞的現象正反應臺灣整體醫療政策的缺漏。分級轉診制度、家庭責任醫師守門員制度、駐院主治醫師制度,當這些制度不存在的時候,血汗醫院的問題就難以解決;而當醫院仍然能透過壓榨醫護人力維持超載運作時,制度改革就不會發生。
醫療業是社會組成的一環,就像農業、製造業、服務業一般重要。 柯文哲醫師作為臺北市長候選人,能認知到唯有保障醫療人員的勞動權益及尊嚴,才有辦法保障臺北市民,甚至是全臺民眾的就醫權益與健康,值得嘉許。這次選舉當中,已經有 馮光遠先生以及 柯文哲先生公開表示支持改善醫護人員的勞動條件。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也呼籲所有的基層醫療勞動者,選擇願意改革醫療勞動環境的候選人
─────────
柯文哲:http://goo.gl/VHJTFZ

隨著投票日的接近,奇奇怪怪的事情越來越多,只好跟自己說:「深呼吸、放輕鬆」。選舉的過程中,候選人接受檢驗是應該的;但是為了選舉,故意傷害醫療人員的尊嚴,即便選後也不可能被台灣社會所諒解。今天,我想談談醫療人員所面對的處境。

近年來,台灣醫療勞動條件越來越嚴苛,過勞傷害的新聞頻傳,有人自謀生路、或索性「逃生」。此外,醫院暴力事件也越來越頻繁。對醫生來說,越來越多危機浮上檯面。醫療糾紛濫訴、濫訟更是讓醫療人員人人自危。

作為外科重症醫師,我知道生老病死的過程中,病患與家屬難免有情緒波折;但我也知道,沒有一個醫護人員會為了私利,而棄危難的病患和家屬於不顧,病人的安全一定是醫者的首要顧念。

在我的施政藍圖之中,健全市立聯醫的社區醫院功能、落實分級轉診制度、規劃完整的長照體系,其實都是在編織一張更加完整的社會安全網,能夠讓醫學中心免於超量的勞動轟炸,醫護人員有足夠的休息,醫療品質才能提升、病人安全才有保障。

我曾說過,我兒子在三歲以前沒看過我,因為我總是工作到很晚,回到家兒子已睡了,而我早上出門,兒子還沒起床,卽使在家也都在睡覺,太太指著我跟兒子說:「這是爸爸」,後來小孩還以為爸爸就是睡覺的意思。我相信,許多醫師也是這樣,不計勞苦、全心付出。醫療人員奉獻的熱忱,是作為市民健康的後盾,值得全民的鼓勵與支持;而他們自身的處境,也應該得到全民的關注。

我希望無論是透過勞基法或是其他方式,主政者都應該審慎思考這樣一個問題,解決醫病雙方的燃眉之急,即便無法一次到位,也應該往這個方向前進。也希望社會大眾給予這群有志於改革之業的年輕人更多關注。

讓我們一起對默默努力的醫療人員說聲:辛苦了!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http://goo.gl/sr19o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