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41122/510987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陳穎鈞(高雄長庚醫院實習醫學生)、陳亮甫(台灣大學醫學系學生)


知道蘇清泉醫師是2011年的事,看到蘇醫師成功的藉由國民黨不分區的提名,進入了立法院,當時的我們抱持著一些美好的期待:醫師進入國會這洞見觀瞻的殿堂,或許能夠為台灣日漸惡劣的醫療環境發聲,讓更多的媒體與國人關注高齡化社會的衝擊、健保負債的擴大以及中小醫院大量消失的境況。

然而如今身兼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的蘇醫師卻屢屢讓我們失望,我們不曾看見,蘇醫師有為健保困境或醫病衝突,發出一句不平之鳴,但見蘇醫師不斷攻訐在惡劣職場環境,依然不改其志的醫界良心。我們不曾看見,蘇醫師在改善五大皆空以及重症科別人力荒的任何作為,只聽聞他貶抑急診科醫師的職業尊嚴,輕蔑地忽略民間團體關於醫師合理工時限制的訴求。


我們不曾看見群眾佔領立法院、表達對於代議制度的質疑當下,蘇醫師如何聆聽民意、溝通政策,只知道他一味替執政團隊護航,羞辱參與抗爭的學生與社會科學研究者。我們不曾看見食安風波席捲全台當下,蘇醫師為食品安全把關做了哪些功課,只知道他告訴國人「經過檢驗合格的餿水油可以安心食用」。

而今,作為醫界大家長的蘇清泉理事長,藉著烏龍爆料大作文章,指控台大醫院強摘器官,偕同廖國棟委員大放厥詞,意圖陷無聲奉獻的醫療團隊於不義。殊不知,國際知名期刊對於醫學倫理都有嚴格的道德審查,未經IRB(人體試驗暨研究倫理委員會)核准的研究絕無可能登上學術舞台。若蘇醫師還有一絲作為醫者的廉恥之心,道出這段毫無學理依據的指控當下,難道不見白袍上籠罩的層層灰靄?

你的指控,不僅讓醫界蒙羞,更是對於等待器官捐贈的病患,以及強忍悲慟簽下同意書的家屬,沉痛的一擊。器官捐贈是最高尚的遺愛,你的發言一出,有多少性命垂危,每天在懸崖與死神搏鬥的病患,苦苦等待的一線希望被你摧毀殆盡;多少器捐者家屬動容的善心,亦被你抹滅於無形。

當我們進入臨床工作,看到我的學長姊、師長們,在這日趨惡劣的醫療環境中,展現人性的光輝,在世界沉睡之際,我們一下一下壓著沒有心跳的病人,耳邊傳來的是學長姊們焦急的交談、一道道的醫囑、一隻隻護理師們打下的藥劑,為的是一個個的生命的圓滿,為的是挽救一個家庭的缺憾。但我們從來不強求誰的表揚或感謝,只希望每一個醫護都能受到合理的尊重與對待。

「准許我進入醫業時/我將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同胞/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乎我的職責和病人之間」。蘇清泉你讓醫者謙卑的尊嚴蒙羞,你的鬧劇讓這一段誓詞的意義蕩然無存,若你淺薄的良知尚存,請您鄭重道歉並且立即辭去醫師公會理事長一職。我們是醫學領域的後備軍,因為政治不能凌駕於專業,更不能凌駕於良心,當你踐踏了白袍,怎麼能繼續自稱代表醫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