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五一勞動節行動聲明稿》
【我 可 能 救 不 了你 !!!】
照顧病人是醫生的天職,我們自穿上白袍的那一刻就宣誓要竭盡心力的拯救病人的安全,但當多數的醫師忍受著過長的工時,不足的睡眠時,再有責任感、再有使命感,醫師終有一天會在病床前倒下。
近年來醫師過勞的新聞層出不窮,現今多數受僱於醫院的醫護人員,其生產價值多數被營利導向的財團、資方所壟斷,再加上政府政策罔顧醫師的勞動權益,受剝削的醫師們根本無力、無處尋求協助與保護,在現今追求績效、利潤的醫療市場中,我們就像是生產線上的機器般,日夜不停的工作。
【超 時 工 作 似 酒 駕 , 病 人 安 全 何 在?】
根據本小組的問卷調查顯示,每週平均工時中,實習醫學生的平均工時為89.1小時,住院醫師為104.6小時。平均最長連續工時部分,實習醫學生為33.5小時,住院醫師為37.55小時。
美國ACGME訂定的醫師工時規範中住院醫師為平均80小時/最長連續工作30小時,而我們不管是實習醫學生或住院醫師皆遠遠超過此標準。
如此長時間的工作侵害的不只是醫師的勞動人權及身體健康,也嚴重侵害了病人的權益,研究指出24小時不眠不休工作的住院醫師,其反應能力其實和醉漢沒有差別。
沒有受到勞動法規保障工時的醫師,在面對龐大的績效壓力下,就算神智不清,就算身體有極度的疲累與不適,也只能硬著頭皮死撐著為病人診療,這樣的狀況下對病人、對醫師都有極高的風險。
更令人遺憾的是,現今只有透過教學醫院評鑑規範住院醫師工時,這對醫院並沒有強制力,況且醫院造假般表以規避評鑑的情形也時有所聞。
另外實習醫學生的保障更是匱乏,實習醫學生有付出勞動的事實,卻被認定為單純的學生,不但沒有工時的規範,當發生職災時也只能透過學生保險賠償,如此的勞動權益受損,影響到的不只是受雇醫師和實習醫學生,更侵害了我們亟欲保護的病人權益。
【共 創 醫 病 雙 贏 , 請 支 持 醫 師 納 入 勞 基 法】
納入勞動基準法是對於受雇醫師最基本的保障,給予醫師合理的工時規定,除了可以避免過長工時對於醫病雙方的損害,也提供了醫師勞動權益制度性的保障。
有了工時的限制,醫師有足夠的時間休息,才能保護病人的安全,有了制度化的保護、健全的職災賠償制度,醫師才能安心的守護病人。
另外對於實習醫學生的權益保障,醫勞小組也呼籲儘速立法通過由本小組參與其草之《醫學系學生臨床實習權益保障條例》,以法律層級的規範保護實習醫學生的勞動權益。
【「降工時,反過勞」, 讓 我 們 走 出 白 色 巨 塔】
在此我們誠摯的邀請醫(學)生走出白色巨塔,同時也邀請所有身處這血汗醫療體制的醫事工作者,與我們一起參加五一大遊行,走進與我們息息相關的人群。
實習醫學生是勞工,醫師是勞工,所有發生在勞動者身上的事情,終有一天也會發生在我們自身,唯有我們與所有勞動者走在一起,才能真正同理這個世界的苦難與壓迫,才能真正明白不平等的所在,也唯有我們與人民走在一起,大眾才會明白,改變勞動環境,改變崩壞的醫療環境,需要的不只是醫師、醫學生,而是要靠每個人彼此相依與扶持。
五 一 大 遊 行 , 我 們 一 起 上 街 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