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8

【聲明】五一勞動節:無法救人大隊聯合聲明

五一勞動節:無法救人大隊聯合聲明
集合地點│凱達格蘭大道(外交部側第一大隊)
集合時間│5月1日 12:30
我們是一群在醫療、警消工作上賣命的第一線勞動者,為民眾排解急難是我們的天職與使命,曾經我們以為憑藉著熱忱信念就能夠克服萬難,但近年來越來越多同僚殞難,殘敗的體制樹立我們與民眾之間的矛盾,無數個無盡長夜,好不容易能夠休息的那幾分鐘,總是有著「我可能幫不了你」的感嘆。
今年五一勞動節,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與警察工會推動會共同組成「無法救人大隊」,我們邀請第一線工作者勇敢現身,為自己的權益爭一口氣,也歡迎民眾加入我們的行列,你們的參與將為我們帶來更多的勇氣。
【過勞代表:醫師】
根據本小組的問卷調查顯示,每週平均工時中,實習醫學生的平均工時為89.1小時,住院醫師為104.6小時。平均最長連續工時部分,實習醫學生為33.5小時,住院醫師為37.55小時。如此長時間的工作侵害的不只是醫師的勞動人權及身體健康,也嚴重侵害了病人的權益,研究指出24小時不眠不休工作的住院醫師,其反應能力其實和醉漢沒有差別。
沒有受到勞動法規保障的醫師,在面對龐大的績效壓力下,就算神智不清,就算身體有極度的疲累與不適,也只能硬著頭皮死撐著為病人診療,這樣的狀況下對病人、對醫師都有極高的風險。
更令人遺憾的是,現今只有透過教學醫院評鑑規範住院醫師工時,這對醫院並沒有強制力,況且醫院造假般表以規避評鑑的情形也時有所聞。
醫師過勞、甚且鞠躬盡瘁的慘劇時有所聞,而殘缺的醫療體制、僅倚靠「健保」而缺乏全局思考的健康政策、日益惡化的醫病關係,無不令許多醫師心灰意冷、離開崗位。對不起,這樣的醫師可能救不了你。
【過勞代表:護理師】
護理人員雖被納入勞基法的保障範圍中,醫院管理者卻常常用各種不同手段延長護理人員的工作時數,表定一天上班八個小時,提早到單位點器材、晨間會議不說,做完臨床工作下班時間過了還留在單位書寫紀錄的情況也很常見,要求護理人員用自己的休假或下班時間進修、準備升等報告更幾乎是護理界的潛規則。當為了評鑑或急救的緊急狀況而加班,主管說可以報加班,但無論是延遲了一小時、三小時還是五小時,通通只能報一小時加班。輪班、排班制度延伸出來的積借休,也讓不少人被迫累積工作時數後,任由醫院用便宜的價錢買下休假,儘管我們許多人寧願休假,卻沒得選擇。勞基法的保障對護理人員而言可說是看的到吃不到的牛肉。這些事情大多數的護理人員當然也知道不合理,但若沒辦法團結,反抗的聲音永遠不會被重視,今年的五一勞動節,基護工會邀請你一起上街頭,縮工時、反過勞,我們不要再沉默了。
【過勞代表:消防員】
您知道嗎?當您撥打119,我們疾駛著消防車與救護車,緊急搶救每一位待救者的同時,我們可能已經長達24小時沒闔眼了。消防工時制度為勤1休1(做24小時休24小時)或勤2休1(做48小時休24小時),每月工時360至480小時,相較於勞基法或公務人員服務法規定的168-176小時,每月超時工作184至312小時,且這些超時加班時數並沒有換得相對的加班費,且依各縣市財政任意浮動。在連續24小時或48小時的上班日裡,只要警鈴一響,無論白天或深夜,我們都得在60-90秒之內出發,執行打火或緊急救護勤務。就算在分隊待命,也得處理各種繁雜冗餘的事情,舉凡捕蜂抓蛇、環境整理、檢查逃生出口、危險水域警戒、CPR推廣、消防栓維護、探訪獨居老人,甚至是選舉票箱看顧等工作。長期下來,我們一天睡不到4小時,然而,搶救生命不容些許差錯,但被超長工時與超額工作量壓得喘不過氣的我們已走在危險鋼索上,非常擔心在你最需要的時刻,我們卻可能因精神與體力不濟而救不了你。
【過勞代表:警察】
守護治安與交通的警察每天都在爆肝,過長工時、畸形班表、人力不足、浮濫的績效評比已使警察健康亮起紅燈。警察的工作時間過長,每日上班長達12小時,平均每月超時工作68~88小時。2008年至今過勞死、中風近60位,2013年1至8月至少有10名警察過勞中風或過勞死,已超過台灣道路車禍死亡率。不人性班表的編排,也導致員警每天上班時間不固定,某些縣市還將12小時的上班時間,分成二、三段的方式上完,造成休息時間不足且零碎。同時,警察還面臨人力不足的問題。目前全國警力僅六萬六千人,缺額高達七千多人,缺額比率達百分之10.6。平時用來考核警察工作表現的績效制度設計,是以取締違法及偵查犯罪為立意,但經過層層轉嫁,最後變成要求派出所員警繳交規定件數,為了拼業績而辦案,本末倒置。對於國家來說,警察就是最好用的工具、最廉價的勞工。面對勞動權益問題,一人之力難與機關之力相抗,唯有透過基層警察組成工會,以團體的力量方能爭取權益,對惡劣的勞動條件跟上級協商。警察工會推動會誠摯邀請各位關心警察議題的朋友,五月一日一同上凱道,聲援警察反過勞,不見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