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60502/851481/1/

砲聲隆隆的五一勞動節即將到來,與往年有所不同的是,各黨團皆在五一前夕,於立法院內提案希望將醫師納入勞基法保障。六年了,從當初南部實習醫學生疑似過勞倒下,引發醫護人員首次走上街頭希望保障合理工時,這許多年的時間內,社會大眾對於醫護過勞有更多的認知,改革的方向也取得前所未見的社會共識。
筆者作為醫療人員,能夠深刻了解到工時過長對於醫療品質的傷害,也實質感受到在人力成本被輕忽的台灣,良好的就醫環境壓榨了多少醫師的血汗。近幾年來,由於民間團體的敦促、民意代表的催逼,擠牙膏般催生出一點一點的保障措施,包含評鑑當中的「八八工時」規範,以及各醫院自行採用以提高住院醫師生活品質的「值班隔天午後休假」制度,大家都很努力地排除各樣將醫師拉回勞基法的障礙。
而目前僅存的猶豫,就卡在「缺人」與「欠錢」兩件事情上。就筆者觀察,如果在勞基法當中適用84-1條「議定工時」規定,亦不會有讓醫院「強迫違法」的情形,台灣的醫師總數其實處在上升之勢,倘若工時上限制定、讓醫師的下班不再遙遙無期,有助於留下更多有志之士投入核心照護工作,更能有效降低整體工時。另外筆者也建議健保提高對於「駐院主治醫師」病房照護工作的給付,根據國外經驗,以「駐院主治醫師」為主的照護型態可有效提高醫療品質、降低整體醫療成本。同一時間,落實分級醫療、回歸健保法對於部分負擔的規定,以減少不斷攀升的醫療業務量,應該都是最基本的配套。
對於醫護人員來說,對於政府的不信任以及對於體制的失望已經是常態,聽聞民進黨準政務官所謂「四年納入」的說法,無不草木皆兵,備感承諾落空。我以為,前朝的溫吞甚至是拖延,恰好給了準備接任的民進黨政府一個啟示,要重視勞動者的聲音、體現產業民主,而過去幾經嘗試留下的資產,恰可成為突破障礙的破門磚,剩下的就考驗執政黨的決心,如何將倡議的力量化作助力。
今年五一勞動節,我們能否讓醫師與他們的家人,不再傷心落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