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MEDLabor/videos/1008095672606559/

回顧過去八年,舊政府面對醫師過勞的問題,不僅用無法反映現實的造假班表和工時數據,以及沒有實質效力的醫院評鑑,為醫師過勞問題塗脂抹粉、粉飾太平,更有國民黨立委蘇清泉等人提案,意圖用醫療法修法阻礙醫師納入勞基法,幸而在受僱醫師的反對下沒有通過。而今遲至即將失去政權的交接前夕,才終於有國民黨立委出面積極支持醫師納入勞基法,我們雖然樂見有更多人支持,但卻仍然為了這晚了八年的支持感到不滿與遺憾。

雖然民進黨新政府在選前已承諾會在任內將醫師納入勞基法,即將上任的衛福部長林奏延也承諾在四年內將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然而至今並未開始討論相關的政策配套,更沒有明確的時程表,都不免讓人擔心醫師納入勞基法這張政策支票,是否真的會在四年內兌現。

從民國八十七年醫療保健服務業擴大納入勞基法,卻特意把醫師排除在外,至今已經過了十八個年頭,廣大的受雇醫師仍在缺乏基本勞動保障的狀態下持續工時過長的血汗勞動,更不斷有醫師過勞致殘或死亡的噩耗傳出。

十八年過去了,原本資淺的年輕住院醫師都成了中壯年的主治醫師,而原本中壯年的主治醫師都已白髮蒼蒼即將退休,然而工時過長、醫師過勞的血汗勞動問題始終無解。在五一勞動節,我們要求勞動部和衛福部兌現選前承諾的支票,立即開始醫師納入勞基法的配套討論,並提出醫師納入勞基法的明確時程,在醫師納入勞基法的漫漫長路上,每週工時超標的過勞醫師,再也沒有時間等待下個四年或八年。

(作者 陳秉暉 為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台北榮總住院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