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時代力量洪慈庸委員於委員會上質詢勞動部長陳雄文,為何放任住院醫師工時超長、過勞事故頻現,勞動部長竟回應以「納入勞基法恐危及病人安全」,遭洪委員斥為「弔詭」。

台灣醫師長工時、高勞動密度舉世聞名,尤以訓練中的住院醫師為最,過勞事件頻傳,除去媒體上曝光的一樁樁血淚故事,隱匿其中、未經認定的過勞黑數更不計其數。根據團體在2012年所作的勞動環境調查,住院醫師的平均每週工時高達100小時,而近期教學醫院評鑑結果,更揭露部分科別最高工時破百的事實,遑論評鑑結果可能僅是一份被低估的報告。

其實陳部長所言不僅是常見誤解,更是過時的思維,凸顯政府部門對此議題的漠視。國外已有不少研究證實醫師的超長工時,不僅對於勞工的身體健康造成衝擊,更提高醫療疏失率,恐危及醫療照護品質,台灣在這方面目前本土研究稀微,顯示我們對醫療人員的剝削成性、照護思維未能與時俱進。

再者,勞動部對於醫師納入勞基法的態度鄉愿無比,屢屢表示會尊重衛福部意見。殊不知,衛生福利部曾在日前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進行研究,發現醫療糾紛、工時過長是讓年輕醫師不願踏入五大科的主因,而納入勞基法、降低工時的措施有助於提高從事五大科意願。勞動部、衛福部若是一再迴避閃躲此一爭議,便是助長「五大皆空」的蔓延,儼然成為危及台灣照護品質的幫兇。

實際上,降低醫師工時的問題上,政府大可不必諱疾忌醫,視勞基法為畏途,比如勞基法84-1議定工時的方式加上嚴格勞動檢查的落實,搭配各種降低工時的住院醫師排班制度,不僅提升住院醫師滿意度亦不損及醫療品質。在這之前,更可以檢討目前教學醫院評鑑「跛腳」的約束力,揚棄形式主義,否則只是徒增行政負擔卻又於保障勞權無助益。


許多方法擺在眼前,政府的牛步雖然不令人意外,但著實弔詭的令人失望。過往幾年舊政府擺爛,新的執政集團在上任以前曾對醫師納入勞基法議題有所承諾,但是否能夠一洗血汗汙名,兌現其勞動人權支票,我們不想做太樂觀的夢,持續監督政府對待醫療環境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