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2

【公告】出席民進黨團所舉辦之 DRGs 公聽會 (黃致翰)

今日 醫師勞動條件小組 於立法院,出席民進黨團所舉辦之 DRGs 公聽會。我們提出三個重點:

1) 衛福部應確立防範醫院將 DRGs 病情複雜病人的財務虧損風險轉嫁給醫師的機制:

DRGs 的精神是大數法則,理論上個別病人有賺有賠,但平均下來透過給付固定點數而提供醫院改善住院流程、縮短住院天數的財務誘因。然而,誠如會議中鄭守夏教授所針砭,若醫院將個別複雜病情病人的財務虧損透過薪資結構(PPF)轉嫁到個別醫師身上,不但失去 DRGs 的精神,也將會是一場懲罰重症醫師的災難。因此,醫勞小組提出,衛福部應確立防範醫院將 DRGs 病情複雜病人的財務虧損風險轉嫁給醫師的機制,不能只是呼籲而已,那是沒用的。

2) 政府應投入資源,使用社福機制解決社會性住院的問題,而非利用財務誘因將責任推給臨床照護者及弱勢病人身上:
吳肖琪教授提到 DRGs 可以解決社會性住院的問題,所謂社會性住院,就是病人臨床上已無醫學理由住院,但因為社會家庭照護資源匱乏,而難以出院。這一直都是臨床醫師的精神壓力來源,第一線臨床醫師一直都希望能秉持自己的醫學專業,讓醫學上不須住院的病人出院,因為持續住院只會增加院內感染的風險,對病人本身不是好事。但是出院這件事並不完全掌握在臨床醫師手中,有時是病人因社會家庭照護資源匱乏,而要求繼續住院,醫師通常也會通融。因此,醫勞小組提出,針對社會性住院之問題,政府應投入資源,使用社福機制解決社會性住院的問題,而非利用財務誘因將責任推給臨床照護者及弱勢病人身上。

3) 新政府應實現選前承諾,將受雇醫師納入勞基法:

從 ICD-10 到 DRGs 的實施,一再加重原本便已瀕臨過勞崩潰邊緣的臨床醫師之工作負擔。再者,衛福部一再強調 DRGs 是為了促進效率,難免讓幾乎所有時間都貢獻忙於照護病人,又不受勞基法保障的第一線臨床醫師,擔心 DRGs 所促進的「效率」會不會進一步加重血汗條件?因此,醫勞小組提出,新政府應實現選前承諾,將受雇醫師納入勞基法!

會議結論:
  1. 民進黨立委顧立雄呼應,健保署跟醫院有合約關係,有沒有辦法透過合約,在實施 DRGs 的同時,對醫師薪資結構有某種約定,透過約定的拘束來防止 DRGs 的財務風險不會轉嫁到個別醫師。健保署蔡淑鈴副署長表示將討論此項配套措施之可能性。
  2. 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呼應,社會性住院的問題的確該請衛福部透過加強社福體系的資源與架構來解決。

圖/醫勞小組黃致翰醫師,會議中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