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1

【文章】專欄/「我超時過勞,你別想準時下班」的邏輯 (陳亮甫) @蕃新聞

http://n.yam.com/yam_other/politics/20141231/20141231783360.html

最擅長激起民眾對於公共議題討論的柯文哲市長團隊,近期又有佳作,先是傳出前任市長秘書「哭哭啼啼的辭職走人」,隨即進用了「沒有家累」的七年級年輕秘書,近日柯醫師又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要大砍市府加班費。一連串動作想當然爾召喚出鄉民對於公務人員尸位素餐的仇恨,但爭論之中也不乏對其「柯政猛於虎」的批評,公務人員勞動權益的問題招致了史無前例的關注。
訕笑那位含淚求去的秘書是很多人的反射動作,而其中最有趣的當屬醫師族群的發言,諸如「讓你們知道醫生的工時有多長」、「晚上九點下班還算早的」或是「主治醫師對住院醫師吼的更兇呢」。這其實是個值得思索的奇特現象,一群飽受壓榨、工時超長的勞動族群,幸災樂禍地對於另外一群跌入火坑的勞動者說三道四,回頭不忘稱讚柯市長的人事政策明快、施政有效率。
我想起已經抗爭近一年的國道收費員,在網路上受到的抨擊如出一轍,大意是收費員貪得無厭,雖然政府還積欠大筆年資與退休金,但一年一聘的公家機關約僱人員應該知足,趕緊找到工作回歸正常生活等等。太多的理論對於鄉民而言大概不好消化,但總之低薪和不穩定就業是台灣勞動環境惡化的具體徵象,錯誤的人事政策不只是對個案造成影響,身處這個瀕危勞動市場的就業者,怎又能保證自己能幸免於難?果然話還沒說完,苗栗縣政府一次解僱了上百名約聘僱人員。我有時會替冷血推文的作者捏一把冷汗,好似站在破船上的倖存者,嘲笑著不會游泳的罹難者,此時船隻正在不斷進水下沉。
過勞醫師恥笑過勞公務員沒有競爭力,正職員工縱容公司剝削派遣人力,本籍勞工坐視外籍移工超時工作,而上位者-無論是政府或資方-此時可以明正言順打出「績效」的旗幟,策動部屬惡性競爭,成功消滅勞動者的團結,讓勞工看不見彼此待遇共同惡化的處境。說來遺憾,只要公司還有派遣工當墊背,正職員工就少掉一分經濟不景氣時被資遣的命運;但勞資爭議時,資方一句「你看人家少賺的派遣工都那麼認真工作,你還抱怨什麼?」就能解除勞工手中的議價籌碼。
愛拚才會贏好像是台灣人共同的信仰,是弱勢者的嗎啡,縱然一輩子難以翻身還是堅定不移;偶爾有人一波三折抵達成功的彼岸,卻更加缺乏對於弱者的同理心,因為對他們而言,「我靠著努力走到今天,你失敗了當然是因為你努力不夠。」勞工團結的理想太遠,有時候還會被斥責為「吃大鍋飯」式的退步思維,運動對抗的其實常常不是萬惡資本家,而是同樣輪受欺凌卻沾沾自喜的魔鬼代理人。
對於柯市長的人事手腕我無意多做批評,也許帶有一絲絲不講理的雷厲風行,正是他完善執政的終南捷徑。總之就結果來看,或許績效至上就是台北市民最屬意的選擇,而為了不阻礙群體進步,勞動市場中偶有的不適任者應當被排除。每天三十分鐘的下午茶令人嫉妒,現實是爭取勞工都有合理的休息時間太難,只好針對那些明顯比平均爽的人窮追猛打,柯市長是市民的許願池,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為民憤找到難得的宣洩口;我們盼不到一場檢視全局的革命,有的僅是內部清算以後的沾沾自喜。總之多唱高調無益,歷史終究會記得我們拿著什麼來交換一座偉大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