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勞小組與蔡伯羌醫師夫婦、司改會、台灣勞工陣線、職安連、醫勞盟等團體,共同召開記者會,提出多項聲明,要求衛福部檢討醫師勞動政策,並且呼籲奇美醫院勿再上訴,應協助受害家屬回復正常生活,詳情可見當天報導:
蘋果日報:醫師過勞失憶判賠 妻泣:換不回幸福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127/549459/
中國時報:醫過勞猝倒 妻:錢喚不回記憶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128000381-260114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陳帛威:
蔡伯羌醫師一案二審勝訴,不僅還給其家屬一個公道,也為台灣醫師職業災害經法院判定醫院須負賠償責任的首例。過去有不少包含醫師在內醫勞保健業員工過勞的案例,但許多人不知道醫師為雇傭身分,醫院也須負責任的。但可惜的點在於,判決書中寫道蔡醫師自身需付65%責任,此部分對醫師而言是不公平的。

實際上源頭的問題未解決,仍永遠亡羊補牢,治標不治本。衛福部過去曾宣布要花9年納入勞基法,但此議題在20年即開始被討論,希望中央機關勿拖延,應盡速提出更明確的時間表,勿讓下一個類似的案例發生。

醫勞小組的三個訴求:
第一,衛服部不該為了討好醫院經營者,拖延醫師納入勞基法,應提供每個工作者適當保障
第二,中央主管機關的失職是醫師過勞的禍首,應給予這些受害醫事人員與家屬應有的道歉
最後,盼奇美醫院放棄上訴,勿再造成二度傷害。


蔡太太:
五年來打官司承受各界的壓力,但這次的判決結果,顯示法院終於給了過勞醫師一個公道。

但不論賠償金額是多少,都換不會先生的健康和家庭的和樂

若所有案件都拖到法庭上解決,醫師的工作環境仍沒有受到保障,財團繼續榨取勞工的權利,而中央主管機關卻視若無睹。

做人最基本的權利,應該就是受憲法、民法的保障。


民間司改會秘書 蕭逸民:

蔡太太因一審法官不願了解,法庭上求助無門,而前來司改會申訴。傳統上以為醫師和醫院是委任關係,但實際上為雇傭關係,醫院和醫師間也有勞動契約。二審時法官願意調查也願意了解,這點是值得肯定的,但最後判決醫師須負自主管理責任,故醫院僅需付35%的責任。然而法院是應站在保障人民權利的立場想,呼籲並肯定這次台南高等法
院的判決。

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 黃怡翎:
儘管判決結果是勝訴,但實際上卻是「醫院、醫師、病人」皆輸的「三輸」局面。制度的不合理造成的問題,不應最後靠判決結果補償來解決。

醫師過勞情況嚴重,預防其發生的方法,仍是希望納入勞基法保障,讓醫師承受與一般人能負荷的相同工時,而非將民眾的建立在犧牲醫事人員的健康上。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 孫友聯:
此議題已被關注長達二十年,政府相關機關仍未重視。每個人都有拒絕過勞死的權利,更何況是醫護人員工作的特殊性,承擔的身體和心理的壓力更需有充分的休息。醫療保健業雖在1997年納入勞基法,但醫師卻排除於勞基法外。盼勞動部立即將醫師納入勞基法,才是還給醫師充分保障的正義。


醫勞盟理事 林秉鴻:
判決書中有來自醫界同仁的證詞:「晨會非必要、值班時病人沒有情況就可以休息」等觀點,讓他相當難過。
這樣沒有品質的休息、過長的工時,造成醫師的過勞,可能提高病患的風險、影響病人的健康。
希望政府相關單位能立即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