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同性戀在1970年代去病化,之後仍有不少情況發生,像是:發現愛滋時命名為「同性戀相關免疫缺乏症」(Gay-related immune deficiency);研究以男女二元分法詮解同性戀腦部構造,而忽略性別光譜的多元;對同性戀者施以非自願的「矯正性向治療」等,導致更多人陷入精神疾病的漩渦中...。
從這些例子來看,皆可觀察到整體社會透過醫療,對同性戀族群與愛滋病患的刻板印象與歧視。
文中精神科醫師的所作所為如果放在今日,會被視為是不合時宜而且超乎常理的;但或許在三十年前,這種行醫模式看起來再正常不過,即使它對病人造成傷害。對單一個體的指控與咎責,無助於整體社會對先前系統性壓迫少數族群的反思。
--
#成大性平會已組成調查小組了
成功大學性別平等委員會聲明稿 : 有關「學生對通識課程<存在,愛戀,也瘋狂>內容之疑慮」之聲明稿:http://news.secr.ncku.edu.tw/files/13-1054-159029-1.php?Lang=zh-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