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61013/967495

陳亮甫/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台大醫學系學生
暴雨連日,新聞傳出交通受阻的東部地區,有居家照護團隊仍然不辭辛勞,徒步都要將醫藥物資送達病患家中,先前更有西部醫院醫師放下原先工作,義無反顧投入台東地區的在宅醫療工作。「撿人不要的做」這類行徑,總能換來一片喝采,但細看這些偏鄉地區的醫療工作環境、勞動條件,也會讓人擔憂,只靠燃燒熱情的人力政策,是否能夠長治久安?今年年初方才傳出台東部立醫院公費醫師薪資待遇過低、醞釀出走的新聞,衛福部則於這個年度起,重啟停辦多年的公費醫學生計畫,招募100名公費醫學生,畢業以後需至醫療資源稀缺的離島偏鄉服務,違約者則須賠償10倍的公費(經過抗議與立委質詢,現已改為4倍)。或許是如此險惡的契約條件,以及醫界普遍的不看好,最終僅有80多位公費醫學生報到入學。差強人意的招收比率,想來應該給衛福部上了一課,需要善待公費醫學生/醫生,否則留人不留心,惡劣的條件終將逼走有心的學子、醫師。這些克服萬難的年輕學子,或許因為家中經濟因素,加上對於偏鄉服務的神聖使命感,入學以後卻面臨一份離譜的契約,要18歲的他們在1個月內簽署完成。為什麼說這份契約「離譜」?首先為了避免公費生違約以後拒繳600萬元罰金,契約上要求必須出具兩名保證人,保證人的年收入需高於50萬元,且其中一位不得為法定監護人。這便造就一個奇怪的現象,本來是要獎勵經濟弱勢的公費生政策,反過來要求公費生父母需要具有一定的財力,同時還得找到另一名非親非故的保證人,願意扛下這負擔600萬元的風險。許多公費生自取得契約本文當天便開始煩惱,迄今都找不到保證人願意簽署。
以往公費醫師制度最為人所詬病的一點,就是醫院方面可以恣意要求公費醫師超時工作、跨科支援,不顧原先契約所約定的內容,或是契約根本沒有提及勞動條件細節。今天衛福部所主導的公費生政策,竟然將事關重大的勞動條件、選科分發等事項,「空白授權」給官方制定的「內部規則」。簡單來說,未來衛福部有任何政策需要,都可以修改該份簡則,並且拿出契約要求公費醫師們遵守。 
 

再者,在契約本文當中有一條被戲稱為「霸王條款」的規範:「在學、畢業及服務期間之公費待遇、分發服務、醫師證書保管及違約賠償等事項,依『重點科別培育公費醫師分發服務實施減則』規定辦理,該檢則修正時亦同。」

衛福部重蹈老路,踐踏有心付出學子們的尊嚴,難以理解這樣的政策,竟然是被設定為支持偏鄉醫療、補充人力缺口的主力!不僅讓人擔憂偏鄉醫療服務供應能否永續長久,也讓現役的醫療工作者質疑,有了廉價勞力而拿翹的政府單位,怎麼會有心投入資源,改善舊有醫事人員勞動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