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香港】

按/醫勞小組是台灣跨醫學院的醫學生、臨床工作者組織,致力於改善醫師勞動環境,以及關切疾病的社會成因。我們也將特別在明天的陽明大學招生迎新活動上討論香港議題,呼籲更多醫學生關心。 

  為了爭取實質普選,抗議中共霸權,香港學生與公民已挺身抗命多時,許多大專院校、中學發動罷課,其中亦有許多醫學院的學生參與,肩負著繁重的課業與責任,他們選擇以罷課的行動明示對公義、民主價值追尋的堅持,其精神令人感佩。回顧歷史,有許多民族、社會的改革者都是醫護訓練出身,我們被教導以同理心體察他們之痛苦,我們被訓練仔細觀察尋找病灶,並著手治療,小至病人大至整個社會皆然。醫療訓練帶給我們的並不是能置身事外的特權,也不是嚴守價值中立的教條,而是引導著我們找出社會結構上的缺失,並挺身改革。

  醫師勞動改革小組由台灣各大醫學院校的醫學生、醫師組成,致力於改善實習醫師、住院醫師的勞動環境,同時也投注於社會改革運動,三月太陽花學運時小組成員集結擔任志工,為運動者提供醫療照護的後援,並發起多場論壇討論服貿的實質影響,以我們的所學分析服貿對醫療產業的潛在影響,與社會對話。我們期待自己身上的白袍並非冷漠或特權的壁壘,而是對公義社會的堅持,永遠站在受壓迫者一方的宣誓。同樣致力於創造更好的社會,醫勞小組對香港正在努力的醫護學生、醫師、護理師、醫護相關人員表達最高的敬意與支持。

  回顧台灣社會過往境況,政治民主只是形式上的保護傘,實際上面臨的權力不對等才是主導資源分配的關鍵,產業民主淪喪的結果,致使勞工階層仍然只能揀拾資本家餘下的肉屑,身體被化作生產的機器;更有甚者,政商共謀凌駕淺薄的形式民主,選票淪為既得利益者的玩物。就醫師的處境來談,公共政策制定的權益大量掌握在醫院經營者與醫界大老之手,基層的聲音不被重視的結果,是一套怨聲載道的健康保險政策,破碎的醫病關係以及瀕臨過勞的醫護工作者。某種程度上,台灣社會也還在民主化的征途之上,這堂關於民主的課程必然得和香港共同砥礪學習。

  德國細胞病理學、社會醫學之父微爾嘯(Rudolf Virchow)曾說:「醫學是門社會科學,而政治學不過是一門較大規模的醫學」,讓我們在改革之路上一齊前進。撐一把傘,香港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