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結束心臟加護中心夜班,就前往立法院聲援。

跟著學弟的帶領,攀著梯子爬到議場的二樓,看得出來警察可能也還沒從昨晚的攻堅中恢復,留下駐守的每個警察都帶有倦色地在樓梯或走廊上席地坐著,這時議場的守備還不如之後嚴密,見有機可趁,就這樣,越過了二樓剛築起的牆垛,下樓進到了議場。

其實議場內的群眾們也十分疲倦,即便開了空調仍十分悶熱的議場,十足像是蒸溽的酷暑,即便剛進去沒多久,不新鮮的空氣仍令人頭昏腦脹,許多人還沒夠從昨晚的疲倦中恢復,在各個角落蜷縮著。

昨晚真是辛苦了,還請要多補充水分不要中暑了。

和從昨晚就開始流在議場內的醫療人員打聲招呼後,我們就慢慢處理一個個零星前來求助的人們,幸好大家的問題都不嚴重,而各種生活或醫療物資也同時慢慢送到,同時也開始嘗試建立對外的聯絡窗口,方便人力的調配,以確保接下來能夠隨時有醫療人員在旁守候。另外,我們也順手把各界送來的醫療物資分門別類整理,最後整理成一個井井有條的醫護站。

幸好整天下來,沒有什麼激烈的衝突,議場中的人們也都平安無事,但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經過,沒有人知道那個盡一切力量對付我們的政府,什麼時候會不顧一切製造更激烈的衝突,也沒有人知道留在悶熱議場中的群眾,什麼時候會體力不支。
這是一場耐力賽,議場中和議場外的人們,都在用自己的身體當作圍牆,留著汗,甚至可能要流著血,和政府相互較勁著,只為了保護著底層的人們,不讓他們因為黑箱服貿受害。政府總是說,服貿沒有黑箱,因為他們其實私底下和各個產業的代表討論過。

但是底層的勞動人民呢?我們只看到政府和資方利益掛勾,但誰又來問勞動階層的聲音?難道我們真的還會笨到,以為資方賺錢就會分勞方嗎?

而這事實上也不是那麼不切身的事情,因為失業率、貧富不均,種種可能因自由化而衍生出來,讓脆弱的底層階級蒙受其害的社會不正義,都會影響他們的健康,也就更遑論,當服貿還會進一步影響醫療照護體系了。

身為醫療人員,雖然我們工作忙碌,但只要願意其實有很多是我們可以做的,我們可以用我們的專業,雖然我們寧願它從來無用武之地,盡可能保護著這群勇敢發聲抵抗的人,當然在議場,我們也會是其中的一份子,因為我們其實切身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