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室暴力,行政主管機關你們究責了嗎?
繼鄉代王貴芬掌摑護理師兩巴掌之後,林口長庚再傳醫院職場暴力事件。然而相關事件的發生,問題真的在於病患以及病患家屬的不理性嗎?當病痛導致的急切心情使人失去理性,將後續處理著重在對施暴者的報復,實是於事無補。

職業安全衛生法第二章第六條明訂雇主應妥為規劃及採取必要之安全衛生措施,第三項便是「執行職務因他人行為遭受身體或精神不法侵害之預防」。林口長庚於17日由國際醫院評鑑JCI(Joint Commission International)授證,成為全球獲JCI國際醫療認證中的最大型的醫學中心級醫院,卻連保障自家醫院員工的職場安全都作不到。

現下國內各大醫院的急診亂象,正是醫護人員血汗勞動的寫照。經營者一方面拒絕改善老舊過時的急診動線,另一方面又不願將病患依病情嚴重程度不同轉診至不同層級的醫院。最終,便是讓醫護人員暴露在過勞、危險的工作場所之中;讓病患置身於混亂、壅擠的急診現場,在擔架、輪椅,甚至地板上接受治療。


筆者譴責醫院經營者蓄意地將醫療暴力問題聚焦在病患及家屬身上,這是為了轉移醫護人員的怨懟並逃避責任。一邊剝削醫護人員,一邊榨取民眾的保費,將雙方放置於水深火熱的地獄之中,還煽動彼此互相仇視。在強調以病人為中心的安全與品質項目的JCI評鑑之前,未免顯得諷刺。筆者認為,政府相關單位應針對長庚急診室職安問題進行介入調查,否則國際級的保證,對於醫護人員和病患雙方,不過是名實不符的糖衣罷了!

醫療職場暴力,是職業安全問題
近來,醫療場所暴力事件頻傳,對許多在第一線執行醫療業務的醫護人員來說都是莫大的威脅。日前醫事司李偉強司長曾表示,台灣一年約有600件急診暴力事件。而這樣的問題,在衛福部與身兼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的國民黨立委蘇清泉大張旗鼓的推動醫療法修法,加重醫療暴力刑責後,似乎沒有改善的跡象。


曾陪伴自己的親人至急診室求助的人都知道,台灣各大醫院急診室的現場簡直跟地獄差不多。急診室裡塞滿了遠超過規劃時預計容納的人數---痛苦呻吟的病患、心急如焚的家屬,以及穿梭其中繁忙的醫護人員。絕大多數的人們情緒都緊繃到了極點,一旦出現了預期之外的狀況,維持理智的線就要斷裂。面對失去理智的病人、家屬,又豈是幾條法律文字的更動可以阻止的呢?


事實上,改善急診動線,提高服務效率一直是各國醫療機構努力的目標。日前推過的職業安全衛生法規定,雇主對執行職務因他人行為遭受身體或精神不法侵害之預防應妥為規劃及採取必要之安全衛生措施;甫修訂的醫療法條文也提到醫療機構應採必要措施,以確保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時之安全。


我們的勞政、衛政官員,應做的不是在資方色彩濃厚的立委為財團醫院舉辦的記者會上口頭
譴責暴力,放任醫病對立激化;而該針對動線設計不良又只知壓榨醫護人員的不肖業者進行現場調查並限期改善。主管機關衛福部更應通盤檢討分級轉診制度,舒緩各大醫院急診壅塞的問題,方為正本清源之道。